中文字幕视频

最初是作为避税而产生的,乔瓦林卡搬到其他国家支付更多税收,纳达尔穆雷更爱国

原标题:为避税,德约瓦林卡迁居别国丨多纳税,纳达尔穆雷更显爱国情怀

在很多人眼里,体育与爱国有密不可分的关系。虽说网球是一项高度职业化的运动项目,但球员仍在一定程度上代表着国家形象。每一项巡回赛事的签表、电视直播比分画面上,都会在球员姓名旁边注上国家的简称或国旗,看台上球迷也会展开偶像国家的国旗来为其加油助威。

李娜2011年首夺法网冠军,罗兰加洛斯第一次在颁奖仪式上升起了五星红旗,奏响了义勇军进行曲。这一激动人心的时刻,深深地留在了很多中国人的记忆深处。

爱国的方式有很多种。有人说最爱国的方式是为本国多纳税,今天我们就从税收的视角来分析比较一下著名网球运动员的现实表现。

我们知道,网球运动员的收入构成主要分为两大块,第一块是比赛奖金,第二块是商业赞助。前几天,我在《费德勒第一无悬念!网坛还有哪几人跻身福布斯收入前100?》文章中,分析了上榜的6名现役球员收入总量以及构成情况。

一般来说,我们提到的比赛奖金和商业赞助这些收入均是指税前收入。球员在取得收入后紧接着就面临纳税的义务,在将收入扣除税金之后,剩下的才是实际可支配的收入。正如我们普通工薪阶层那样,拿到手上的税后收入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工资。

既然球员的收入包括奖金和赞助两大块,那我们就逐项分析这两大块收入的纳税情况。

一般来说,球员在一站比赛拿到奖金后,首先要按照当地的税法规定缴纳税收,接着还要根据球员实际居住国的税法规定缴纳税收。相对来说,后者的计算比较复杂,目前大多数国家对个人所得税的计算主要分为居民纳税人和非居民纳税人两种。简单来说,你如果在某国家一年内居住满一定期限(一般为半年),则被认定为该国居民纳税人,需要就全球收入向该国纳税;而如果居住不满一定期限(一般为半年),则仅就来源于该国的收入纳税。

以温网为例,去年德约科维奇的温网男单冠军奖金为235万英镑(折合人民币约2064万元)。德约科维奇在拿到这笔奖金后,首先要按照英国的税法规定缴纳个人所得税,英国的个人所得税政策非常复杂,此处不展开详述。简单来说,德约科维奇奖金收入的一半要用来向英国政府纳税,其税后收入只有100多万英镑。

此外,德约科维奇作为塞尔维亚公民,还负有向本国政府纳税的义务。不过,德约科维奇的实际居住地是蒙特卡洛,他在温网取得的奖金因为不是来源于塞尔维亚,所以无须向塞尔维亚政府纳税。

接下来再简单说说其他网球比赛的奖金及税收政策情况。

温网奖金的税率在四大满贯中是最高的,澳网、法网和美网奖金的税率大致为40%左右,其余巡回赛奖金的税率各有不同,大约在30%左右。严格来说,各个国家或地区的税收政策都不相同,应纳税额的计算并不是用奖金直接乘以名义税率那么简单,计算方法往往都很复杂。

2019年上海大师赛冠军梅德韦德夫奖金是1360560元人民币,我国个人所得税法规定该笔收入应按“偶然所得”税目征税,税率为20%。这样算下来,梅德韦德夫应缴纳个人所得税1360560×20%=272112元,其税后实际奖金为1088448元,这与很多其他国家比起来,我国的税率并不算高。

不过,也有一些地方对比赛奖金给予免税待遇。中东的迪拜、多哈之所以成为众多球员踊跃参赛的赛事,其原因就在于这些土豪国经济发达,不仅比赛奖金高,还给球员免税的待遇,迪拜站的全名就称为“迪拜免税网球锦标赛”(Dubai Duty Free Tennis Championships)。

综合以上分析,球员取得奖金一般面临两道税收,第一道是赛事举办地的税收,这对所有球员都是一致的,而第二道税则千差万别。如果想少纳税,要么到税收较低的地方参赛,要么到税收较低的地方定居。

对于排名较低的球员来说,如果仅仅靠奖金收入的话,那基本上是支付不起高昂的训练、参赛费用的,必须要有商业赞助才行。费纳德这些巨头们的赞助收入是远远高于比赛奖金收入的。以费德勒为例,过去一年来费德勒的比赛奖金收入是630万美元,而其商业赞助收入则高达1亿美元,是比赛奖金的15.87倍。

相较于税收筹划空间较小的比赛奖金,球员的商业赞助收入才是税收筹划的重点,而商业赞助税负的高低在很大程度上要看球员的定居地在哪里。

网坛现役球员中,费德勒无疑是商业赞助最高的人,他虽然没有像其他球员那样选择定居在蒙特卡洛,但多年之前就将财政管理事务从家乡巴塞尔转到了税负较低的苏黎世,以尽量减轻纳税负担。

据福布斯统计,德约科维奇近一年来的总收入为4460万美元。据中国驻塞尔维亚大使馆经济商务处提供的信息,塞尔维亚政府对本国居民要合并其全球收入征税,德约科维奇要先按收入的14%税率缴纳预提税,再按10%税率缴纳年度税,合计大约要缴纳1248万美元税款,这还没有算上德约科维奇必须要缴的社会保障费(类似于中国的社保)。实际上,德约科维奇通过定居蒙特卡洛,以上巨额税款基本上得以免除。

据公开报道,德约科维奇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中,向疫情严重的塞尔维亚城市新帕扎尔捐款4万多欧元,后又捐款100万欧元用于购买医疗设备来抗击塞尔维亚的新冠肺炎疫情。德约科维奇的捐款确实令人感动和钦佩,也彰显了他的爱国情怀。不过,这些捐款与他定居蒙特卡洛规避的巨额税收比起来,实在是冰山一角。

据ATP官方资料显示,瓦林卡、西里奇、戈芬、迪米特洛夫、小兹维列夫、梅德韦德夫、拉奥尼奇、丘里奇等人都定居在蒙特卡洛,这里不仅税负低,而且气候环境也有利于球员训练。另外,我从rank-tennis网站的球员资料数据库中截取了前200名球员,其中有36人的定居地为蒙特卡洛,6人定居地为多哈或迪拜。

在三巨头里,纳达尔是最恋家的,他往往在国外比赛一结束就飞回自己的家乡。马洛卡是纳达尔的身心港湾,他曾表示自己一辈子都不会离开马洛卡岛。依据西班牙税法规定,纳达尔要将自己的全球收入向西班牙政府纳税,该国个人所得税税率最低为19%,随着收入的递增,税率最高达45%。难怪纳达尔曾说过,自己收入的一半左右都用于纳税了。如果用向本国纳税比例和金额作为衡量爱国的标志,那么纳达尔无疑算是最实在的爱国者了。

与纳达尔相似的球员还有穆雷。英国税法规定,去英国参加个人项目比赛的运动员,必须要就比赛期间的出场费、比赛奖金、赞助费、广告等多项收入按照大约50%的比例纳税。对英国公民来说,他们还要就来自于全球的收入向英国政府缴纳一道高额的个人所得税,可谓是双重高额盘剥。即便如此,穆雷仍旧选择定居在英国,而没有像其他球员那样迁居到蒙特卡洛之类的免税地。

17世纪70年代,英王路易十四的大臣Jean Baptiste Colbert说过一句很有名的话,“税收这种技术,就是拔最多的鹅毛,听最少的鹅叫。”300多年过去了,如今被税务官“拔毛”的鹅也变得越来越聪明了。德约科维奇、瓦林卡等一大帮球员出于避税而定居在蒙特卡洛,可谓是抖机灵的“鹅”,相比起来,纳达尔和穆雷则是不折不扣的“呆头鹅”了。

当然,判断和衡量一个人爱不爱国的方法和标准有很多种。如果单单从税收的角度来说,纳达尔穆雷无疑是更爱国爱家的人。 (来源:网球之家 作者:云卷云舒)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